冠陆为姓

叶修&黄少天。无题。
    黄少天退役后就跟叶修在一起了,这是叶修早就跟他说好的。

1.    没有绞尽脑汁的追求,没有惊天动地的表白,只不过是黄少天不知鼓足多大的勇气在某个聊天软件中状若无意却有的放矢地提了一句“我喜欢你,要不要在一起。”叶修同样深思熟虑后给予了肯定回复。如今他们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细水长流的爱情,知道的明白他们在谈恋爱,不知道的也明白他们在谈恋爱。毕竟,你见过哪对兄弟没事儿牵牵手亲亲嘴的?没有。

2.    叶修退役后进了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而黄少天选择了摄影,完全投其所好的工作。他们工作后叶修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作息混乱,睡到日上三竿再起也是常有的事儿。而黄少天一个训练营出身后期战队管理出来的人作息比起叶修要好的太多。自然而然的,黄少天就担任起叫床,不是,叫叶修起床的任务。
    “叶修你不是吧还在睡,都几点了快起床!”
    “...等会儿。”
    遂黄少天一不做二不休,当机立断一把掀了叶·没睡醒·有起床气·修的被子。某不要脸裸着上半身背脊一僵,浑身一抖,睁开眼重重呼吸一口伸手把那头棕毛按在胸口,顺势揽住黄少天窄腰,翻身把还没反应过来的黄少天按在身下,手掌撑在他脑袋边儿的那块床单上。叶修犯着困眯着眼睛直勾勾盯着仍在发懵的某黄,用没睡醒的慵懒嗓音哑声道了一句:
    “黄少天。”
    “...干什么?”
    “你。”
    叶修在黄少天耳根红起来之后似乎清醒了不少,俯下身去亲了口他唇角,心情很好地哼起小调而后爬起来毫不避讳光明正大地换了衣服洗漱完复又折回去。
    “靠,一大清早就开黄腔。”
    “哪里算,实话实说罢了。怎么,你还因为这个晨什么了?”
    “滚蛋。”

3.    “你怎么又抽烟。”
    黄少天瞪着一双黑眸子劈手夺去叶修手里燃了一半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继续拎了毛巾擦干头发。叶修心虚扭头瞅着电脑屏幕里的荣耀场景:“没忍住。”
    “哎,你看。”黄少天翻个白眼忽又平复,两臂从叶修身侧伸过将人禁锢在双臂之间按着键盘握着鼠标操控君莫笑,“荣耀里有个新场景。”
    黄少天停下动作搂着叶修的肩,目光随他一同望进电脑。
    “叶修。”
    “恩?”
    “我记得你说过我的眼睛总是很亮很好看。”
    黄少天不等叶修接话便掰过他的肩膀让他背对电脑,借助站位优势俯身很是认真地盯住叶修鼻尖相贴,眼里满是电脑亮光的反射和眼前之人的身影。
    “你看我的眼睛。”
    “你喜欢的眼睛里有你喜欢的荣耀,荣耀里有我喜欢的星空,星空下是我喜欢的你。”
    “叶修,我喜欢你。”
    黄少天侧首,唇齿相贴。

4.    春节。
    叶修和黄少天各自回家过完年后重新碰头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少天。”
    “恩。”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便默契极了似的缄口不言。叶修沉默很久张口欲言又止,黄少天看着头倏忽抬手比个了噤声的手势,张口字字都是难过。
    “叶修我不想跟你背道而驰。”
    “我们对峙了那么多年终于有了平静,我也终于能够跟你肩并肩走向一个未来。想想我也蛮幸运的。”
    黄少天又顿了一下,抬眼似是郑重望了叶修一眼。
    “可能我的幸运值也就这么回事儿了。”
    “分开吧。”
    “父母的难过与跟你的分离,我宁肯选择后者。”
    “好。”
   不知几年后,叶修最先收到了黄少天的婚帖,叶修的婚帖几乎是同时就到了黄少天手里。这事儿说是巧合,是也不是。婚期是两人都记得的黄少天表白叶修的日子。
    说到底,没有人选择放下。
    也没有人愿意提起。
    手握婚帖免一声“抱歉,去不了”,再开口也不过一句,
    “新婚快乐。”